融资3千万 他在商街闹市建无人酒店 用户在线订退他的床 2千间房散落在10城

2018-04-08 15:55:40
媒体新闻 -转载自铅笔道

导语


李春田拿出手机,放了几段视频,视频中一群人聚在一起,拉着横幅,像是民工讨债的场景。“他们都是加盟酒店老板,因为生意不好做而闹情绪。”


实际上,整个酒店行业近几年都不太景气。“去年,一家大型上市酒店集团年营收60多亿,利润1.8亿;另一家好一点,营收40多亿,利润3亿多……”产业利润率在5%附近的低水平徘徊,企业在股市的表现差强人意。


酒店式微,纷纷推出中端酒店、主题酒店来扭转颓势。而李春田通过重构成本,找到另外一种破局的办法


2015年年初,他筹备创办互联网酒店平台“Xbed”。平台面向有限服务酒店(只提供早餐和住宿服务的酒店,占据8成酒店房间数)市场,将客房去集中化,一间房(如公寓、住宅、在营酒店、Airbnb短租房源等)就可以开酒店。


在Xbed的体系里,没有前台、接待和保安,客户全程网上订房、开门、退房。业主通过“蓝主人”App管理房间,房屋打扫则由“丽家会”App派单兼职保洁完成。“人力、装修成本的压缩,利润率扩大至34%,投资回报周期缩短至18个月。”


目前,Xbed客房近2000间,覆盖10个城市。“我们正在做酒店住宿业的Airbnb3.0。”


     --------------茶间探讨互联网酒店模式-----------------

接手瑞卡租车时,公司只有100多辆车。2年后,在华南地区做到了5000辆车的规模。“拥有3000辆车的时候,若不是为了还贷,公司已经盈利了。”


瑞卡做得风生水起,但李春田却对老本行念念不忘


2005年,他作为主要成员之一创办7天连锁。8年后他空降瑞卡做了3年CEO,期间酒店行业的动态也一直在关注。“酒店行业利润走低,逐渐僵化走进死胡同。常常有同行或者媒体和我讨论如何走出这个困局。”


2015年春节过后,李春田卸下了瑞卡的担子。“当时按捺不住创业的冲动,总觉得不把这件事做了,枉在世界上走一回。”有人邀他做投资,有人邀他做高管,他一一回绝,“像着了魔一样,只想做回酒店”。


随后,他辗转各地,与人喝茶聊天。无论是互联网领域,还是商城、住宿、地产业的,他广泛接触。“当时我们在天河有个很漂亮的办公室,放眼望去是广州的高楼大厦,我和合伙人把全部精力放在构思模式上。”


李春田深知,造成酒店行业利润低的杀手有3个:物业租金高、人力成本增加和装修成本升高。


从痛点出发,他重新审视酒店行业:酒店是不是必须要抢占一栋楼?是不是需要专人来收银、巡防、做店长?“互联网收银、解锁已是非常廉价的技术了,按这个思路推想,互联网酒店会是这个行业的突破口。”


到去年5月,李创办互联网酒店Xbed的想法基本成熟。根据他的设想,酒店摆脱了物理空间限制,公寓、住宅、酒店任何一个房间都可以成为Xbed。而酒店全程无人化管理,订房、付款、开门、退房都可用手机在线操作。之后,线上派单,由专业房客工作者负责打扫。


     ---------------------3小时搞定3000万融资--------------------

夜晚八九点,深圳灯火璀璨,谈完事的李春田踏上回广州的高铁。36分钟的行程,一会儿工夫就到了。一下高铁,他看到手机上有未接电话,便打了过去。


比例没问题,估值没问题,投资1500万,就这样。”对方是青松基金。


事情太过突然,李春田觉得难以置信。一个小时前,他刚在深圳和青松基金创始人刘晓松(腾讯天使投资人)见完面,聊了也不过1个小时。“他们决策很快,据说我走后,三个合伙人交叉通完电话,事情就定下来了。”


挂了电话,来不及驻足休息,李春田随即进入了停放在火车站的车内。他要马不停蹄地赶往白云区一家餐馆,启赋资本合伙人曾峥正等着和他见面。


投资的事情我们已经决定,咱们研究下细节。”饭间,曾峥对李说道。


彼时6月,夜里10点广州街头的夜市刚要开张。李春田吃着饭,回想过去三个小时搞定两家机构,恍若梦境。“两家机构都很果断不拖泥带水,一致看好我们的项目,这也是种缘分。”


随后,天使轮3000万元投资到账。那个时候,Xbed还只是李春田的一个构想。


回到办公室,他告诉另外两个伙伴:“投资已经搞定了,我们以后不要坐在这里喝茶了,开足马力干活。”

  
      ---------------------第一个互联网酒店订单--------------------

“8月14日,我记得非常清楚,一个来自上海的李姓客户预订了房间,那是我们第一笔订单。”这是Xbed上线第二天的情景。


此前两个月里,李春田线上线下两头跑。线上,他组建技术团队,逐步搭建IT系统、PMS系统;线下,他租了一个五年期的房子,花3万装修。“中端酒店的装修成本在10万左右,甚至更高,因为楼道、大堂、电梯都要花钱。”


床垫是慕思的,电视是50寸的乐视,洗发水是资生堂的……李称把钱花在刀刃上,每个房间都能带来比中端酒店更好的体验,但成本却大大降低。“这就是改变运营模式,重组成本分布的魅力。”


上线那天,酒店只有两三间房,位于广州CBD珠江新城附近。“区位选址上,我们跟着大酒店走,方便商务差旅人士入住。”


第二天便收到了订单,当时酒店信息挂在去哪网,客户在网上核实了信息。下午,客户到达房间,输入密码,啪,门开了。


当时,包括李春田在内,整个公司都守在天河区的小会议室里,屏住呼吸,等待第一个客户完成订单。当系统显示门已打开时,组建不久的团队跳着,欢呼着。


这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互联网酒店订单,全程无人参与。”


此后,李春田又陆续租下二三十间房,通过自营模式运营,这个数量维持数月。“建自营房的目的有两个,一是验证模式,二来完善系统。”


      ---------------------建立客房工作者联盟--------------------

问题接踵而至。当时,有的客户订完房,打开门发现房间是乱的。“问题是系统漏洞造成的,所以不是打扫干不干净的问题,而是房间根本没人打扫。”


“Xbed扔掉了大堂、收银、保安,能用互联网替代的都不要了,最后发现有两个元素再也扔不掉,一个是客房,一个是客房服务员。”最初,李春田认为房间的运营单纯依靠周边保洁即可


但当项目落地,验证业务流程的时候,“我发现最初想得比较天真”。


随着Xbed客户端上线,“热点助手”也同步上线。这是一套提供给热点经理使用的管理系统,可以管理房态、报修、呼叫、远程开门。“原计划是客户退房后,热点经理下单,兼职客房服务员来打扫。”


CBD地区客房服务员集中,可以及时响应,但一些分散的房源无人顾及,出现了房态不准的状况


“我有一个愿景,在珠穆朗玛峰5100米的大本营,有床位在Xbed上线。但它的运营谁管?”专职团队覆盖不到,李春田想到唯一的办法是把大本营的看门人发展成为兼职的铺床人,“这意味着我要做一个无处不在的兼职联盟”。


为此,10月李春田考虑建立房客工作者联盟——丽家会。“用户可自主申请成为丽家会工作人员,在业余时间挣一些外快。”


兼职客房服务员的培训也搬至线上,每个房间上线的时候,都会预设打扫的流程、物品清单、摆放的图片,按照这一套标准化流程打扫。“丽家会的成员打扫完单房,可以立马清扫别墅。”


配合丽家会,Xbed还建起三级控制体系。第一级,退房清单生成后,丽家会成员公平抢单,距离优先;第二级,如果20分钟内无人抢单,系统自动派单,保洁有权拒绝;第三级,派单不成,则由值班经理亲自处理。


同时,也有相应的奖惩措施督促丽家会成员,按标准完成清洁工作。“做到这一步,Xbed相当于是Airbnb2.0版本。房屋运营我们不依赖于房东个人意志,而是一套标准的流程。”


       ---------------------

10座城市2000套房

--------------------

到2015年底,Xbed依然保持几十个房间的规模,开房率从第一个月的40%增至90%。业务模式、线上系统仍在测试中。


此时,有人来到广州七喜创意园,冲进Xbed公司内部。


“我要把房间加入Xbed中。”对方是一个业主。


“我们现在不要加盟的,你可以把房间租给我们试运营。”


但是整整一个下午,业主把公司的头目挨个见了一遍。无奈,李春田只好同意对方加盟。“测试自营店目的是为房东加入做准备,早晚都要迈出这一步。”


此后陆续有西安、长沙、北京的客户希望加盟。每间房需要缴纳1000元的加盟费,Xbed为其配备自主研发的门锁和线上运行标准,提供装修样稿,推荐供应商。升级房屋还可以提供贷款、财产保险。从签约合作到上线运营,这个过程不超过1个月,平台会收取7%的收入


Xbed的产品体系逐渐完成搭建。今年1月,丽家会上线。一个月后,蓝主人上线,业主通过这款工具查看状态,运营管理房间。


3月,Xbed已有房源247家,李春田开始发力线下市场。李春田测算过Xbed酒店和中端酒店的收入结构,在同一价格的情况下,前者利润空间在34%,后者为15%。


Xbed的业主18个月即可收回投资,所以很乐于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