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bed是什么鬼,让李春田如此欲罢不能?

2018-03-15 08:42:27
媒体新闻 -原创

     未来已来,互联网酒店的演进趋于清晰。如果Airbnb以“房间的社会共享化”代表了住宿业共享的1.0版,那么Xbed在此基础上探索实现了“餐饮与配套设施的共享化”、“客房人力服务的共享化”,已经把行业带进了住宿业共享的3.0时代。

      李春田语录:打工还是创业?当有选择时,一定不要去创业。因为创业者在这问题上根本是一种毫无选择的心态,也没机会权衡利弊,不去做就会憋死。

      从瑞卡租车辞掉CEO职位后,李春田似乎“消失”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时不时会有一些人打探,包括各种上市公司、准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们,都问:“李总这段时间在做什么?

      那是2015年初,其实李春田那段时间一直在忙着“喝茶”,和不同的人一起,喝各种各样的茶。在李春田位于广州天河宽敞舒适的观景办公室里,常常是宾客不绝,聊项目的,咨询的,做企业的,什么行业的人都有。“就算用两位助理排时间都会’撞车’,差点就变成企业顾问公司了。”李春田半开玩笑地说。

      “其实做投资也挺适应,因为企业经验丰富,我们擅于理解各种业态,对商业模式、创业团队的判断也比较准确。国内资本管理和投融资环境发展很快,不仅国内好的创业项目很多,国外市场机会也很大”。李春田自己也有一些偏好,“斯里兰卡就去了6次,除了挖掘了现在已经开工生产出售的僧伽罗红茶品牌,还筹划演艺大厅演绎斯里兰卡的文化、宗教、美景,那边的资源足够形成一个全服务的高端旅行社,甚至差点就在斯里兰卡建设酒店度假村。”

      然而,表面看起来似乎快乐,李春田内心却没有停止过挣扎。因为,此时整个时段,他心里一直装着“Xbed”。“整整一个多月,甚至试图让自己不去想它,然而发现不把这事干了,干什么都没意思。”他说。

      对于这种心情,他自己描述:“创业者和投资人,就像赛车手和记分员的区别,当一名赛车手变成了记分员会非常怀念赛车,怀念方向盘。”一直以来,李春田在企业里充当的角色就是方向制定者和实战操盘手,“自编自导自演,还要同步获得掌声”,这些在李春田看来“很刺激”!

      就因为这种欲罢不能的心态,他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扔下了,又投身到一种吃不饱饭、睡不着觉拼命干活的工作状态。

      Xbed是什么鬼,让李春田如此欲罢不能?

      这一点连李春田也未必能说得清楚:“它不只是酒店业,或许是以客房作为切入点的新行业;它不止是品牌,它甚至是一种新产品;它不仅仅是一个平台,可能是多个平台面的立体聚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互联网发展的今天,让Xbed能以电影《星际穿越》里能实现穿越的“虫洞”,把酒店、公寓、住宅三个原本割裂的世界连接到一起,以时间颗粒穿越某维空间,哪怕只有一个闲置的房间、只有一个闲置的周末都可以成为Xbed的客房——这是中国首个全互联网运营的去实体化的迭代后酒店模式。

      不管Xbed是不是真像其字面一样,能成为“具备无限可能性的床”,很明显,它的本质就在于“床”。真正看清这种模式,也就看出了李春田一心想做的事:回归住宿业的本质。

      从全球大环境看,酒店业业绩下滑已持续多年。中国的星级酒店大部分亏损,根据去年的数字不难看出,各种酒店集团业绩下滑再次创下新低。为什么会这样?

      “当整个行业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就意味着要开始重新评估这个行业通用的商业模型。”在李春田看来,现在的有限服务酒店运营模式和半个世纪前“龙门客栈”里的模式仍然是一模一样,没有质的改变。他认为:“现在的酒店其实是用工业时代的制造流程去批量生产农业时代的住宿产品。”

      私底下,李春田经常和一些业内大佬聊,发现大家想的都是用增加成本获取差异化的方式来解决几年内的问题,过几年威胁重来时再想办法。但是谁会想几十年的问题呢?

      李春田的质疑,是为了找到一种新的成本组合,这种经营模式可以一撑几十年——即使是在如今的互联网市场环境下,一瞬间都可能是生生死死的关键。

      奔着这个“终极解决方案”,李春田凭着对行业的透彻了解,把“酒店”这个行业的“所有零件”拆散,按“不必要”顺序把零件一个个去扔掉,最后发现有两个零件再也不能扔了,那就是客房和客房大姐。

      “除了这两个零件,其他都可以扔掉,包括大楼、招牌、酒店前台、保安、店长、餐厅等,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这些问题一旦放在互联网里都能找到解决方案。”他解释说。

      李春田的这个大动作,一下子把酒店的存在形式彻底改变了。“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称Xbed是互联网酒店,因为它是去实体的酒店。”他说。 当把分散、星罗棋布的客房用互联网连接起来,消费的形式就发生了深刻变化,互联网酒店的基本形态就凸显出来了。

      既然去实体化,把其他要素都切掉只剩下“房”。那是否意味着即使只有一间“房”,也可以成为酒店?按照Xbed的商业逻辑,答案是肯定的。

      Xbed本身的互联网运营系统,带有兼容各个平台的特性,能够以互联网的方式聚合很多资源,解决许多原来传统方式无法解决的问题。因此,这就意味着一旦采用Xbed方式,就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拥有无限的可能性。这也是为什么在李春田看来:“互联网+不是一个时髦的词,而是一种非常实用的商业思维。”

      先趋易避难,还是直接解决终极目的?

      找到一种颠覆行业运营模式的最优解决方案,贴近底层,做个“民生企业”,这也是李春田明明知道“创业都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却甘愿“为它上刀山下火海”的原因。

      对于李春田而言,虽然自己曾经在多个公司出任高管,帮助大大小小的企业进行过N次创业,并都帮助这些企业最终进入行业前列,但事实上,做Xbed才是他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创业。对于一位迷恋掌握“赛车方向盘”的企业家来说,这种诱惑难以抵御。

      而在当今高涨的创业激流中,好的项目从来不缺钱,更何况像李春田这样的创业者,拥有丰富的行业运营背景和经验。因此,Xbed一出世就受到资本青睐。

      Xbed的问题不在于缺少资本,而是如何选择合适的资本。李春田认为,如果能让企业一开始就和资本市场接轨,对于企业运营的正规化和未来发展的延伸都有好处。和资本联姻的想法一确定,李春田就开始小范围试探合适的投资方。对于投资方的选择,李春田的一个重点考虑在于释放创业团队的极致发挥空间,因此出于谨慎,Xbed筹划期间一共只谈了四家资本,其中三家立即决定注资,现在Xbed采用了一个多基金投资方案,资本组合包含3家机构。

      “现在的运营上,很多思路说起来很清晰,那是因为大都细致推敲过了。一开始的路线图很朴素,但常常是解决了一个问题后会出现搬不掉的挡路石。常常不得不思考——是不是整个路线都得毁掉重来?”李春田说:“运筹过程都是挺残忍的纠结,之后整个路线才逐渐流畅起来”。

      “丽家会”就曾是一块很大的石头。作为酒店产品最关键的要素,无处不在的兼职客房服务人员,成为Xbed模式优越的重要体现。对比起国外住宿品牌Airbnb,李春田将Xbed称为“Airbnb3.0”。重要体现之一,Airbnb运用了房东做清洁服务和早餐等服务,但李春田并不认为房东是永远靠谱的资源,因此他走的路线是利用网络能力,整合客房周边的剩余人力资源和附近商业配套,这样的解决方案更专业稳定,在平台和资源对接上也更具有延伸性。

      这个以专业酒店客房从业人员为主体的兼职抢单做房联盟,就叫做“丽家会”。依靠自主研发的APP支持,这个服务Xbed的附属体系仅在广州珠江新城就已经发展了数百人,这些兼职人员整理每一间房的收入要高于其专职的工作,而对于Xbed也因此节约了很多人力成本。

      其实,一开始“丽家会”在召集从业群体的选择方案上,有些高管倾向于早期先找专职团队来缓冲,因为容易管理,招募、培训、服务、监控都可以走流程化。如果Xbed模式下的客房分布,采用的是“有限分散”,那么用专职团队也不是不可以,但是Xbed未来的共享房源必然是“无限分散”。

      因此对于专职团队的想法,李春田力主推翻,一开始就主张组建兼职团队,虽然这样做并不容易,但他坚持自己的看法:“难道分散永远都是有限吗?Airbnb就不是这么做,它可以接受各种分散,因此李春田坚持Xbed也应该能够接受无限分散的考验。

      现在,在一些Xbed客房的楼下,常会看到兼职客房大姐在中午退房高峰期刷手机抢单的景象。从实践成果看,当初Xbed摒弃专职团队的坚持是值得的,按照“丽家会”的凝聚资源趋势,未来它不仅是Xbed的配套体系,还可能独立运作成为同行业的客房服务平台,服务于任何一家第三方酒店。

      一开始只是因为要解决Xbed的运营问题才创建“丽家会”,但因为在解决关键问题环节投入了很大的精力,研究足够深,找到了一种最终甚至能独立成为商业模型的方式。这或许得益于李春田一贯的商业思维,他认为“市场只有在重击之下才会现出原形”,在商业运营中每一步都不要浅尝辄止,要不时自问:“是先趋易避难,还是直接解决终极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