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掘金在线短租,这家公司要做矿区边的卖水人

2018-07-20 16:57:35


从创业、成长到模式,李春田和Xbed都要不走寻常路。

5月,在广州七喜创意园,我们偶遇互联网酒店Xbed创始人李春田。他带着一队客人,正在参观离公司不到200米的网红房,李春田已经记不清这是他接待的第几十家合作方。

今年2月,Xbed宣布获得1亿元A轮融资,领投方为贵安新区数字经济产业基金。这是政府背景的产业基金首次投资非标准住宿领域。之后的3个月里,来自各地政府、渠道商、房企的考察队伍络绎不绝。

Xbed迎来创业加速的节点,这也是李春田改造酒店业的阶段性成果。


关于商业本质的思考

2015年,李春田在广州创立了Xbed。作为一个从酒店业出来的老兵,再以创业的方式重回这个行业,是因为李春田想明白了一些事。

李春田是凯文·凯利的忠实粉丝。他相信未来是由“公司的力量”为主要担当来推动的,而企业家就是改变的核心动力。

在广东发展了20多年的李春田,历任7天连锁酒店、瑞卡租车的高管,常年一线的工作让他总是面对客户体验与经营效率2个商业的本质问题。一直寻求最优解的他,思考的焦点集中在3个方面:

ⅰ.刚性资源的成本如何降低或转嫁?

ⅱ.如何通过提升劳动生产率降低人力成本?

ⅲ.如何使得资本效率或杠杆提升?

以酒店行业为例,应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他发现,在既有的酒店模式里,由于各个成本环节固化,能降低的空间很小。类似中端酒店的崛起,也只是在优化而非革新行业,能提升的效率有限。

据统计,过去10年,全球五星级酒店的单房收入年均增长率不到2%。国内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相关权威机构统计数据显示,由于连锁酒店过度扩张,中国有多达4成的酒店客房空置。高空置率也让各家酒店纷纷下调价格,2017年上半年,中国酒店可用房间单房收入同比下降近1%。其中,一些二线城市,受到供应增加的打击尤其大。

物业成本高、装修费用高、人工成本高、消费体验度低,以及OTA分利、非标品分流等因素,正促使酒店业的整体平均利润滑入下降周期。

庞大的酒店业存在明显的痛点,但由于发展的惯性又无法轻易掉头转型。酒店业想做不能做的、做不了的,都是机会。

针对传统酒店的弱项,围绕客户体验与经营效率,能不能做一个没有前台、没有固定人工的新酒店?即通过互联网后台,让客户从预订、入住到退房消费全过程“无人化”。

李春田想清楚了自己要走的创业路。


第三种形态

Xbed诞生的这一年,恰逢国内非标住宿整体起飞。

初创企业数量出现新高峰,在Xbed外,包括朋友家、一家民宿、趣住啊、第六感、沙发旅行等新玩家扎推进入;老一批代表途家、蚂蚁短租、小猪短租、木鸟短租等纷纷获得新一轮融资。一年内,在线短租企业的累计融资额就近5亿美元,融资数十次,远超之前累计融资笔数。整个行业呈现出了成倍的增长态势,市场已经从起步期步入扩张期。


在强手如林的市场里,李春田给Xbed划出一条“互联网酒店”的全新跑道,“我们和他们不同”。

在李春田看来,和部分传统酒店相比,非标准住宿领域主要分为短租公寓和在线民宿两种形态。虽然他们解决了酒店业的环节成本问题,但非标住宿相比传统酒店又有明显的短板:多数的短租平台是导流平台而非运营平台,平台上的房东和二房东没有统一的运营标准;政府相关部门对实名入住失去了控制,客户的入住保障也进入了不确定区。

而Xbed要走的“互联网酒店”,是第三种形态。

不同于业内主流玩法,Xbed的核心差异在于“以单房为单位,运用互联网按需召集运营资源;以客户消费和房态变化为驱动点,令人力和商业配套按需供给”。基于这个逻辑,客房集中或分散,在Xbed的运营体系中并无区别,房间的长租与短租也无差异,甚至酒店、公寓、住宅的运营管理也没有本质的不同。

围绕房间与房东,Xbed构建了三个App,流量入口App Xbed、运营App丽家会、房东App蓝主人。

通过Xbed线上酒店前台,为客户提供丰富的一键式服务,提升体验;以丽家会专业管家抢单,低成本管控房屋服务质量,并优化配置社会资源;用“蓝主人”物业状态管理体系,为房东赋能,轻松提高收益。

“三个App像工业齿轮咬合,基于自己的整套数据体系、底层运营架构及OMS房态控制系统,构成一个基本框架。”李春田表示。

这套体系下,Xbed把酒店的功能空间进行拆分和重组,产品的存在形式发生了深刻变革。开酒店不再必须去抢一整栋楼,实现更廉价物业资源,产品打造成本更低 ,令成本分布出现新的变化,从而获得结构性竞争优势,进入发展快车道。

据了解,目前Xbed已签约的房源达到30 000间,进驻45个城市,上线房量出租率80%,单房日均收入230元,房间好评率98%。而在Xbed的专业管家抢单App丽家会服务效率上,每个客房清洁订单从生成到抢单的平均时间为1分钟。Xbed的房东投资收益率模型在34%左右,一般1年内就能收回投资成本。

这份成绩单向市场证明了Xbed的模式效率,但对于李春田来说,这才刚刚开始。

做金矿边的卖水人

在线非标住宿市场的竞争主要看三项:房源、渠道和品牌。

去年10-11月间,途家、小猪短租和木鸟短租先后曝光融资消息,线下房源扩张依然是各家的主要任务之一。


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途家、木鸟短租、小猪短租房源数量分别为65万套、近60万套和20万套。虽然业内同一房源进驻多个平台的现象较为普遍,但途家等最早一批的玩家在房源积累这一项指标上,正在和后面的队伍拉开差距。

“这一轮融资进来之后,今年的房源有望达到10万间”,李春田介绍着Xbed今年可能会翻几倍的预期房源目标。面对与竞争对手存在的差距,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焦虑。

李春田认为,Xbed的核心竞争力是运营资源的获取和重塑,互联网酒店的关键还要看全方位的运营。

现在市场的竞争者们,大多以面向C端的模式来定位市场,它们是在线短租、无人公寓、在线民宿。但面向B端来的服务商,却几乎没有。从运营一两家民宿的小老板到有几千套房源的渠道商,它们要同时承担起品牌方、托管方、平台方、运营系统提供方等多重角色。但大多数的B端都不能驾驭好这些工作。

曾经,在美国西部发现了金矿,于是拥入了大批淘金者。而在众多淘金者中,真正依靠淘金发了大财的,还是少数人。不过,有一批“卖水人”,就靠着给淘金者卖水,同样发了大财。

如今的在线非标住宿领域就是这么一座“金矿”,市场拥入了大量资本与创业团队,掘金的队伍很多,卖水的人却几乎没有,Xbed想做这个市场供水的第一人。

3年的打磨,Xbed在3万套房源外,最突出的是摸索出一套高效的管理模式。通过“轻资产”打法,Xbed既能作为管理品牌输出,也能搭建系统,提供价值和资金流。

Xbed打造的运营平台,可以让任何一间房变成酒店,不管是传统酒店、公寓、民宅,短租或长租,分散或集中,都能实现“全连通”。也就是说,Xbed具有前所未有的延伸性,对于泛住宿的未来,这无疑是有着无限强大的成长力与发展空间。

据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中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约145亿元,主要共享住宿平台的国内房源数量约300万套。到2020年,中国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有望达到500亿元,共享房源将超过600万套。600万套的房源分解到运营源头,又将是一个全新的服务市场。

与其在落后的房源上去死磕,不如去为越来越多的创业团队提供管理解决方案。这才是李春田想做的,这也可能是Xbed后来居上的一种思路。